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沔商文化
【散文】故乡的云
故乡的云
                                                    文/柳朝彪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的向我召唤;当身边的微风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1987年的春晚。当时,我的心灵受到极大震撼,并产生了强烈共鸣,激动地泪水盈满了我的眼眶。彼时,我的浓浓故乡情,我的拳拳游子意都被费翔淋漓尽致的唱了出来。
  上初中的时侯我在语文课堂上学过鲁迅的《故乡》,当时只是枯燥的朗读,枯燥的背诵,现在我才体会到为什么鲁迅中年以后还那么留恋那个儿时的在沙滩上西瓜地里拿着胡叉的少年闰土,还留恋那海滩上的贝壳,猹,獾猪……
  不也是一样吗?
  我离开故乡快三十年了。这些年来 ,故乡之于我便是那日夜奔腾不息的襄河(汉江),河里的轮船汽笛声声,往来穿梭不绝;那一望无际的江汉大平原,春天麦浪翻滚,秋季金黄一片;好吃街上那一笼笼热气腾腾的沔阳三蒸;红旗电影院座无虚席的热心观众;竹货街里琳琅满目的瓷器家俱,解放大街、大兴路上熙熙攘攘的鼎沸人流……
  故乡之于我便是徐苟三的逸闻趣事,便是经久不衰的花古剧《十三款》,便是王劲哉128师在沔阳陶家坝痛击日寇的光辉传奇,便是滋生中山舰长李之龙、世界冠军李小双、李大双和神奇小米掌门人雷军之土壤……
  在宜昌,曾有个仙桃兄弟说我不是他嫡亲的老乡。我说,那好,你是正宗仙桃人是吧?那我问你,你知道八十年代前代表仙桃特色的特产有哪四种?(红庙的萝卜范关的酒,沙湖的皮蛋沔城的藕);你知道《十三款》的主人翁是谁吗?(柳丙元),你知道1943年在沔阳痛击日寇的著名将领是谁吗?他竟一问三不知。可我这个在他眼里不是正宗的仙桃人,却能如数家珍的侃侃道来,他连连赔罪,执意要做东请我吃火锅。我说吃什么火锅啊,到中南路沔阳三蒸酒楼去吃蒸茼蒿、喝排骨藕汤,品沔阳小曲不是更爽吗?那天我们又约了几个沔古佬直喝得酒酣耳热,灯火阑珊,趔趄而去,各自消失在宜昌的市井街巷中。
  十年一觉扬州梦,醒来时,我已不再是那个梦幻少年,不再是那个粗犷青年,不再是那个豪雄壮年,而是个老气横秋的白头翁了。现在我由仙桃人变成了宜昌人。因喜好诗词,常以吟哦唱和作雅玩;因物以类聚,常邀骚客文朋助谈兴;因出版诗集两册而盗得一个“商界诗人”的虚名。我的大儿定居武汉,小儿客居新加坡,侄女远嫁澳大利亚。儿女们之于我,好比我之于故乡一样渐行渐远,正所谓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
     它不停的向我召唤,
     归来吧,浪迹天涯的游子!
     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
     为我抹去伤痛……
  这片故乡的云啊,它将永远、永远地飘在我的心空,纵使十二级台风也吹之不散!
 
 
          (作者:宜昌市仙桃商会副会长、宜昌凡陆格帝机电公司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