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沔商文化
【散文】沔阳印象之坐席
沔阳印象之坐席
文/陈启清
 
       在我的老家仙桃(旧称沔阳),人们把吃酒席叫做坐席,“吃”与“坐”看起来只有一字之差,却形象地表现了沔阳的饮食文化,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家乡不仅是鱼米之乡,更是礼仪之邦。
       老家所处的江汉平原以前水患较多,民居多由木制,现在基本用砖和水泥,并且盖楼的越来越多,外形不算统一,但内部格局基本一样。进大门的屋子叫堂屋,作客厅、礼房和请客吃饭之用。堂屋的正面墙边放(挂)有神柜(龛),摆有香桌(案),虽然现今不少家庭在堂前挂上毛主席像或是匾额,但功用大抵相同,每逢敬神祭祖,一家人或者来客总是对着堂前或下跪叩拜或作揖烧香。堂屋搁一张八仙桌,四条长板凳算是标配,摆酒席时八仙桌放在堂屋中间,桌面拼缝要与神堂平行,对着大门靠近神柜的座位叫上席,上席又以左边为尊,安排主宾或者长者就坐,主人则坐在主宾左手一边的次席的上,不光为了陪客,也是便于上菜,。菜由后厨端上来,由主人摆上桌。摆菜也有讲究,每碗新上的菜要先摆在靠近主宾的位置,后面的菜上桌时,菜碗相应的从上往下,从左往右移动,保持桌面上菜碗对称、均匀、整洁。
       酒席的菜不算开胃和下饭的凉碟一般是十大碗或十二大碗,“沔阳三蒸”是必备的主菜,三蒸为米粉裹着的粉蒸肉、粉蒸鱼、粉蒸蔬菜。用传统的杉木蒸笼,从下而上铺好米饭、素菜、荤菜一并蒸熟。各种香气相互融合,达到饭中有菜味,菜中有米香,素菜得油润,荤菜不油腻的效果。蒸好的蒸菜装碗后再撒一点葱花,淋上香醋,浇上炖好的高汤,能让满屋子热气腾腾,香气扑鼻。
       春节期间请客叫接春客,与寻常不同的是,春客要请一天,多安排一顿早酒。早酒的开场是“喝干茶”,两个木制的五芯盒中装上各种自家做的或购买的副食点心,有麻叶子(本地的米花糖),荷叶子(油炸的米粉片)、玉兰片、翻饺(麻花的一种)、京果、麻枣、饼干等,一人一碗(杯)白开水(沔阳人把白开水叫茶,放茶叶的叫茶叶茶,放糖的叫糖茶,另外把馒头叫包子或枕头包子,有馅的叫肉包子、菜包子、糖包子),边喝边吃边聊。茶毕再上碟酒,撤掉点心,端上一摞(一般是三层)桌盒,每层桌盒里有三四个碟子,盛着切好调制好的卤菜。鸡鸭鱼肉都可以卤,豆腐千张海带藕也是必卤的素菜,卤麻雀就算是高档野味了。卤味就酒,一大早每个人都能喝得满面红光。酒后的主食是面。有挂面或自制晒干的豆皮面,还有炕糍粑,没吃饱的话就着面汤给你加上一碗炒米(蒸熟晒干的米饭再用热砂炒成米花)。早酒算得上是沔阳版的早茶,比粤式早茶层次感更强,饮食更丰富。
随着时光的流逝,老家人坐席的习俗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但回想小时候,妈妈叮嘱坐席的规矩却依然记忆犹新:酒席上吃相要斯文;要让贵宾和长着先动筷子,帮老年人夹菜,鱼丸子、肉坨子、豆腐坨子等圆子类食物只能吃三个以内,春节时的红烧鱼不能吃或象征性吃一点,留下来等年过完寓示年年有余……
       古人说“民以食为天”“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由日常饮食传承下来的文化会融入到我们的血液中。任你漂泊五洲四海,尝尽千般滋味,回望故乡,你肯定能想起在家乡坐席的味道。
 
          (作者:宜昌市仙桃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